被质疑防控不力 中国疾控体系该如何履行"吹哨权"


由于新冠肺炎的传染性较强,患者家属不被允许进入病房。纽约医生埃里克·格特斯曼说,他曾帮助一个插管患者通过视频通话和妻子告别,患者妻子隔着屏幕为爱人唱起歌曲“goodbye”,令人动容。许多新冠患者都是在视频通话中和家人告别。

“医院走廊随处可见运尸袋”

除了野战医院,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贾维茨会展中心已经改造成临时的“方舱医院”。据彭博社报道,纽约州州长科莫3月27日宣布,纽约市曼哈顿第一个针对新冠肺炎疫情改造的临时医院完工,可容纳1000张床位。

紧随其后,美国塔夫茨大学、波士顿大学和马萨诸塞大学都宣布,允许医学院的部分毕业生提前毕业,以缓解医务人员配置危机。新京报快讯(记者 许雯)3月3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低风险地区教育开学复课举行发布会。

据《纽约邮报》报道,纽约皇后区的多名议员联合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该区医院的患者负荷量超过125%,请求联邦政府支援呼吸机和医护人员,并且需要增添更多床位。

新京报讯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17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43055例,死亡2513例。

3月29日,美国CBS《新闻60分》节目播出了一期特别节目,多名纽约市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的医生面对镜头,讲述抗疫一线的经历。

特朗普总统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描述了纽约市皇后区埃尔姆赫斯特医院(Elmhurst Hospital)的“惨状”,他表示从未见过如此糟糕的情况。纽约医院内的情况究竟如何?

纽约中央公园正在建造野战医院。《纽约邮报》网页截图

3月初开始,越来越多类似流感症状的患者前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随后相继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每天医院门外从早上6点就排起长队,人们希望获得新冠检测。35岁的纽约居民Julio Jimenez对《纽约时报》说,他在医院门口排队7小时,没有轮到接受检测,他已经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不知道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